2020-04-25
贝壳的公众形象有两个版本

  5,长期主义的背后是ACN文化与伦理基础,它包含,真实的数据,对客户与经纪人好,高度协作与高度武装。

  我一个人说了不算。

  从楼盘字典到楼盘字典Live;

  ‘2周岁的贝壳一路走来,与这个行业的其他玩家,共享它的房源,技术,规则与客户,最后,我们突然发现,贝壳找房成为了居住服务领域一个共享概念最强烈的产业互联网平台。’

  但是,很公平的局面是,刚刚2周岁的贝壳,在B端领域的深耕与投入,换来在C端巨大的回报——贝壳已经具备对中国居住服务市场进行改造的影响力投射能力,即使对于贝壳的批评者与对手而言,它们都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总体三观很正、同化能力极强、富有攻击性的超级物种,更令它们不安的是,越来越多的C端用户,发自内心地欢迎它出现在自己的手机屏幕上。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我把这个棘手的问题,同时抛给了贝壳的CEO彭永东。他的回答,部分构成了贝壳公众形象的官方叙事。

  上述同事,可以确保没有受到我的‘威逼利诱’,因此,观点相当可信。一经本文发布,它们就会成为贝壳公众形象无数碎片化民间叙事的一部分。

  来源:一勺言

  贝壳对行业的价值,过去两年,被叙述的很多,而它对于公众的价值,相对低调了许多。

  从单打独斗到ACN经纪人协作网络的搭建;

  老左的金句如下:

  对未来踌躇满志的贝壳,如果仅仅重视一个版本的公众形象,不仅是一个巨大的缺憾,而且也是一个危险的隐患。

  幸亏,有左晖与彭永东压阵的大会,从来不缺金句。

  而用我最喜欢的一句话来说,‘有了你的心,钱自然是我的。’

  这个富含贝壳基因的APP,有足够多的理由,令家装市场上的众多玩家产生危机感。与房屋租售市场一样,家装市场,被无数痛点与高浓度怨气所包围。那里的人们早就等不及一个有勇气的挑战者出现了。

  但是,没有任何聪明的投资人、敏感的竞争对手与小伙伴,愿意承受低估它的代价。

  在这样的解释面前,贝壳公众形象的B版本与C版本,便成为一个硬币的两面。

  从交易型经纪人到顾问型经纪人的升级;

  彭回答说:

  今天上午,彭永东站在巨大的蓝色屏幕下,面向数十万在线观众,发布了贝壳找房的下一个场景产品:被窝家装。

  美好的事情不会随着时间的流失而自动到来,一定是有人负重前行。

  同事钟奕说,刚工作,还没用过,租房用的是自如app。

  因为,今天的贝壳,本质上有两类用户。第一类是超过30万的经纪人B,另一类是数千万的大众用户C。贝壳的未来,同时根植于两类用户的操作体验,不可偏废,缺一不可。

  1,贵行业的基尼系数很大,人均GMV平均300万元,经纪人平均年薪5万元。

  ‘高频行业,你发力C端就可以了。但是,在我们这种低频行业,如果在B端没有根本性的改变,C端的体验也不会有更大的改变。产业互联网,最大的难点是供给侧。没有供给侧的改变,需求侧不会有真正的变化,这是根本之道。至于C端用户,他其实没有多大兴趣,去了解你到底在技术上做了哪些努力,他要的只是一种挺棒的感觉,不想太操心,但是,我们自己必须明白,这件事情的背后是,每一个服务者必须有更好的操守与更好的能力。’

  1,科技是存在价值观的。

  这一届经纪人很咸,还是,这一届经纪人很渴?

  在这样的逻辑下,被窝家装,不过是贝壳与C端共同创造的又一个消费场景而已。未来,贝壳的服务清单上,社区场景

  五位同事,均为90后。结论很有意思。

  那么,很少有人问一句,它在C端的公众形象呢?

  同事奇奇说,正规军的感觉,朋友找房,自己会推荐,感谢对优质信息有需求、素质比较高的人更适用。

  从真房源到VR技术的引入;

  从VR技术到VR售楼部的迭代;

  同事文月说,安心,比较相信它。她补充说,刷新自己认知的是,贝壳经纪人的态度。一般印象是,经纪人都会争抢的厉害,但贝壳的人,比较团结,全程是一个人负责对接,也带自己去看别的经纪人的房源,也不会信息骚扰。

  贝壳是敏感的,它当然也注意到自己的受欢迎指数。事实上,它已经做好了准备,来迎接用户对它更多的场景需求。

  5,贝壳最大的护城河是,我们这拨人一定要有定力。

  从服务崛起到服务者崛起。

  你看,两位焦点人物,喊话的对象都是行业与同仁。

  2,贝壳对贵行业最核心的影响是,今天,终于有人开始以门店为基础核心来运营整个产业链,门店从未像今天这样处在整个产业链轴心的位置。

  同事研伯说,信息比较全,APP产品不错,交互还行。

  3,大家都在谈要有更好的体验,体验这个增量从哪儿来呢?没有长期的付出与努力,体验不会凭空出来。

  从经纪人培训到花桥学堂;

  4,未来经纪行业的竞争是长期主义与短期主义基因的竞争。

  正如我们过去24个月看到的那样,贝壳一路走来,其成长策略呈现了一个清晰的供给侧改革的特征:更率先着重对行业自我的批判,改进,迭代与升级。

  但是,对我而言,一勺言看到的是另一番场景:

  彭永东的金句如下:

  3,门店的温饱线是,年均GMV达到5000万元,中产线是,年均GMV达到1亿元。可是,2019年,只有占比12%、不足4400家门店达到了中产线,占比25%、不足10000家门店达到了温饱线。

  半日光景,贝壳2020新居住峰会,讨论一些形而上的‘关于居住的那些事儿’,近90万人在线,送出近170万个赞。

  如果你不喜欢这样的官方叙事, 你可以试着听听我用民间叙事的方式来表达:

  居住服务领域的边界,正在扩张。它的租售产品,固然是低频的。但是,当数千万真实的大众用户,都形成了浏览、使用贝壳的习惯时,房地产交易的低频特征,就不再是贝壳的障碍,居住服务的长链条与无边界特征,反而会凸显,更多的消费场景会陆续出现。

  2,新居住,有两条内涵。一条是工具与科技,另一条是服务者与人。这两条主轴,永远交错,相互迭代,相互定义。

  同事子谦说,专业,房源透明。

  4,房产交易正因为低频,才是一个非常有魅力的行业。它意味着,消费者的决策是重决策,本身需要外界的帮助。低频行业,通常都是走三步退两步,它特别需要耐心,不是以年为时间尺度,而是以五年、十年为单位。

  于是,我随机问了办公室里的五位同事,并提前嘱咐,只要第一印象,最好是关键词,无论褒贬,但求真实。

  过去两年,贝壳建立一个令人生畏与令人尊敬于一身的的B端形象,这只神奇的贝壳,出道两年,对它的评价,有时甚至能像其他公众话题一样,撕裂你的朋友圈。

  从租赁崛起到服务崛起;

  用彭永东的话来说,‘中国商业里最重要的是客户的信任,客户如果信任你,就可以给你做很多的事情,选择你就是大概率。’

责任编辑:刘万里 SF014